?首页?>>?哲学?>>?外国哲学
论洛采对海德格尔思想的决定性影响 ——基于对《黑皮笔记》最新文本的分析
2019年10月08日 16:22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张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Decisive Influence of Lotze on Heidegger’s Thought:Based on an Analysis of the Newly Published “Blach Notebooks”

  作者简介:张柯,贵州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91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与洛采的思想关联早已引起关注,但一直缺少当事人的充分证词。新近出版的《黑皮笔记》改变了既有局面,海氏在其中明确承认了洛采对其思想的决定性影响,并且提供了对这种影响之发生史的关键解释。从洛采思想中,海氏解读出两个决定性的问题向度(存在之区分/存在之关联),并将其有所转化地运用于对亚里士多德疑难问题的回应,构成了本己思想的决定性开端和决定性道路。对此的研究不仅将使我们看清和阐明海氏思想的开端进程和问题机制,而且也有助于我们沉思并走向一种真切的立场与方法:惟有创造性地转化传统,才能实现对传统的真正继承。

  关键词:海德格尔/洛采/黑皮笔记/存在之区分/存在之关联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海德格尔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整体评判研究”(编号14XZX014)的阶段性成果。

?

  关于洛采(Hermann Lotze,1817-1881)①对于海德格尔思想的影响,笔者此前曾多次探讨(参见张柯,2008年;2012年,第29-53页;2014年),指出洛采对海氏思想道路的开端与拓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但由于海氏文本的复杂和其思路的深奥,相关文献大都需要通过研究者的阐释才能使人看出其深层意蕴,一直以来都还缺乏当事人的直接阐明。随着《黑皮笔记》(Schwarze Hefte)的面世,这一局面发生了根本变化。

  《黑皮笔记》是海氏数十年的思想日记,构成海氏全集最后一个系列,自2014年起开始陆续出版。由于其思想日记的性质,我们往往会在其中看到一些较为私密而又相当细致的信息,但这些信息也并不与海氏在公开文本中的立论构成对立,而是能够使我们更深刻和更全面地理解在公开文本中业已闪现出的踪迹。对于有识之士而言,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海氏对其思想来源的回顾与解释。正是在这些解释中,海氏非常坦率、异常明确地承认了洛采对他的决定性影响。当事人的这些证词,直接验证了笔者此前研究中的基本观点,但也同时激发了这样一种要求,即我们应结合既有文献和最新文本来重新探讨洛采对海氏思想的决定性影响。

  一、既有公开文献中的洛采形象

  在《黑皮笔记》出版之前,海氏与洛采的思想关联问题曾在不同文献中有所显露,这些文献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海氏自己的着述,另一类是学生的回忆。

  按第一类文献,海氏自述其学术道路深受弗莱堡大学教授卡尔·布莱格(Karl Braig)的影响。(参见海德格尔,2015年a,第71页)布莱格非常推崇洛采,认为洛采是德国古典哲学之传承的关键人物,正是在其指引下,海氏从1909/1910年起开始研究洛采和胡塞尔,目的是为了“赢获一种超越哲学教科书的问题理解力”(Heidegger,2000,S.41)。1913年的博士论文《论心理学主义中的判断理论》和1915年的教授资格论文《邓·司各脱的范畴学说和意谓理论》是海氏学术生涯的起点,而这两部论文,按海氏的自我解释,都受到了洛采的决定性影响:博士论文“是对有效性的追问……是一种对洛采的偏爱,虽然这种偏爱本身并未变得清晰”(Heidegger,1997,S.411);教授资格论文的“范畴学说”(包括“与之一体”的“意谓理论”)乃是“对一种通向‘存在论’的历史性通道的尝试”(ibid.,S.411-412),这里所谓的“存在论”乃是“‘存在问题’的过渡名称”(ibid.,S.406),而这一尝试恰恰是借助于洛采的区分之思(有效性思想)才得以实行。(cf.Heidegger,1976,S.64,411)

  1919年海氏接连讲授了三个讲座(GA 56/57),它们被许多学者视为海氏“存在与时间”道路的真正开端,意义极为深远。这批讲座深受胡塞尔现象学的影响,但就其思路之内在依据而言,仍要根本地归功于洛采在“存在之区分”与“存在之关联”上所启示出的东西:要区分人与存在者的派生关联和人与存在的本源关联,我们的任务在于超出我们通常所处的派生关联,“成功地跳入另一个世界”(海德格尔,2015年b,第71页),并且“必须在方法论上让自己留在后一领域中”(同上,第3页),而近代以来对“自然主义的错误”(把存在混同于存在者)作出决定性克服的思想家就是洛采(参见同上,第153-155页),而且洛采的形而上学“极富价值的东西”就是他的基本洞见“存在=处于关联中”。(同上,第101-102页)

  此外,对前期海氏思想道路内在机制作出关键阐明的1925/26年讲座《逻辑学:真理问题》也奠基于海氏对洛采的深刻“阐释”(cf.Heidegger,1976,S.62-73)。而在对后期海氏思想有全局筹划之功的《哲学论稿》中,海氏仍对洛采给出了极高评价,暗示洛采乃是向“存在问题”迈出真正步伐的思想者,是19世纪思想传统最地道的见证者(参见海德格尔,2012年,第42、79-80页);是“对康德和德国观念论传统的保持”以及“对柏拉图思想的再度接纳”的历史性的实现者。(同上,第188页)

  就另一类文献而言,德国学者皮希特(Georg Picht)曾撰文回忆道:他18岁(1931年)时就开始去听海氏课程,深受震撼;1940年他成为海氏的入门弟子,经常应邀去海氏家里讨论哲学,发现海氏在“私塾”中展现出的精湛“手艺”和大师风范更加令人惊叹和折服。他问海氏,为了学习哲学应读什么书。海氏指示他去读洛采的《逻辑学》。皮希特买来此书,却始终无法读懂更不明白如何从中学习哲学,遂不得不再次请教海氏指定此书的用意,海氏对此回复道:“我这样做是想让您明白,我必须努力穿越什么才为我的一切打通了道路”。(Picht,S.239-242)

  与海氏私交深厚的皮希特的证词早已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如加布里就将此理解为:“在读海德格尔之前,首先应研究洛采的《逻辑学》,或至少是,没有研究洛采就不要去读海德格尔!”(Gabriel,p.44);斯泰因曼(Michael Steinmann)也认为这一证词以反证的方式指明了“洛采对于海德格尔的重要性”(Steinmann,S.26)。

  然而,海氏究竟是如何通过洛采来为他的一切打通了道路,以及这条道路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在《黑皮笔记》出版之前,我们虽然可以依据第一类文献中业已闪现出的问题脉络来展开研究,例如笔者已经指出,洛采的“有效性”思想,作为一种区分之思②,乃是海氏“存在论差异”思想的起源,而且广义上的“存在论差异”思想同时蕴含着“存在自身(存在之区分)”与“存在之真理”(存在之关联)这两种拓展向度,(参见张柯,2012年,第7-13、29-53页)但还缺乏当事人直接的正面解释。

  2014年,伴随着《黑皮笔记》第一部(GA 94)的出版,上述局面开始改变,并在2015年随着第四部《黑皮笔记》(GA 97)的出版而发生决定性的变化。本文接下来的工作就将依据这两个文本来分别作出阐释,以真正阐明洛采的关键位置及其对海氏思想的决定性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张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博电竞主页8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亚博电竞主页8社会科学院概况|亚博电竞主页8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